学生跑操时猝死校方阻止家属进校?校方:家他们从死神手中抢回一个个生命,上山下海,

2021-11-24 06:08:35 文章来源:网络

今年17岁的高三学生陈某就读于河南省辉县市第一高级中学,11月8日课间跑操时,他突然晕倒,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姐夫尚某称,事发当天学校说他们没责任,还说家属可以去起诉。“应当地习俗,三天后要去死者的地方看一看,学校也同意了,我们10日过去以后却被保安暴力阻拦,导致我母亲受伤住院。”校方回应,已经组织了专门的人员,正在和家属沟通。

陈某生前照片

高三学生在校跑操时心脏停搏死亡

11月8日上午10点20左右,陈某的母亲和姐姐接到校方消息,称陈某跑操时晕倒,要送往医院抢救。陈某的母亲和姐姐于11点左右先后赶到医院,医生告知,120到达学校时,陈某已经没有心跳,出于尽力抢救,医院还是对陈某进行了近两小时的抢救。

在尚某提供的医院急救病例中,病例显示120急救人员于10点30到达现场进行心肺复苏,随后120急救人员立即给予持续心肺复苏。抬入救护车后,心电监护呈直线,提示心脏停搏。10点40分,陈某被推入抢救室,期间多次抢救仍无自主心律,于12点10分宣布临床死亡,停止复苏,死因是心脏停搏。

辉县市中医院出具的《急救病例》

陈某8号上午死亡以后,家属和校方在8号晚上进行了一个长达两小时的沟通。由于操场没有监控,只能看到死者陈某跑操前离开教室的画面。“我们就是想知道孩子在跑操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在孩子心脏停搏的黄金抢救期内学校有没有对孩子进行抢救”。

针对家属对孩子晕倒后抢救措施方面的疑问,他们得到的校方解释是,当时是正常的课间操跑步,孩子跑出300米后晕倒,已经第一时间联系校医进行抢救,并拨打了120送往医院。

尚某说,“校方认为在这个事情当中他们没有责任,出于人道主义可以给我们几万慰问一下,不能用赔偿这个词,还说我们要是不满意可以去起诉。”

“孩子在晕倒后和120急救车来之前的这段时间,我们想了解,但校方不允许家属进校查看。”尚某说,家属曾要求学校提供校医的医师资格证及抢救记录,但学校没有正面回应,双方的沟通协商没有达成一致。

家属称进校被暴力阻拦?

11月9日,家属联系校方,表达了想要在10日前往学校看看,校方称因疫情,同意可以有两名家属进学校处理此事。然而10日那天,校方禁止家属进校,陈某的妈妈和姐姐坚持要进去,在保安的阻拦过程中,死者妈妈被保安拽倒在地。“我岳母磕到了后脑,意识不清醒,要打120时,学校说你们自己没有手机吗,自己打。”

尚某提供的现场视频中,有声音称“保安打人了”,疑似有工作人员背手站在门内,几位家属和保安在门口推搡,一名保安用手将家属往门口拽,另一名保安将人推出门外,随后一名身穿粉色外套的女性倒地不起。

在陈某妈妈被送往医院后,辉县市中医院出具的诊断意见是多处损伤及头晕,建议住院治疗。据尚某说,陈某妈妈目前还在医院治疗。

尚某表示,学校的此种态度他们不能理解,曾多次前往学校想和他们进行一个正面沟通,均被校方拒绝。“我们只能通过铁门进行交流,根本进不去里面”,尚某还说,校方联系了陈某户籍地的乡领导进行协商,拒绝和家属沟通,并多次对家属说“不跟你们谈”。

提起小舅子陈某,尚某直言陈某很优秀,性格乖巧懂事,成绩优异。“现在孩子没了,我岳母还在医院治疗,学校也没有理会过,孩子没有父亲,家里只有母亲和两位年迈老人,失去了家里的希望,现在老人们都很难受。”

他们希望校方能和他们有一个面对面的沟通,“我们孩子在学校没了,不能说一个电话让我们把孩子接回去,这件事就结束了”。

校方:组织专人多次与家属沟通

11月16日下午,记者联系了河南省辉县市第一高级中学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对方称,事发后,学校给家属安排了住宿和吃饭,当天晚上谈到11点多,第二天也接着谈了,“在学校无过错的情况下,家长提出120万的赔偿,打破了谈判的基础。”

对于视频当中的冲突,该工作人员回应,由于疫情防控,校外人员一律不准进校。“家属带着烧纸进校,保安肯定进行阻止,他母亲就躺在地上声称保安打她,当时派出所人员也在场”。

随后,该工作人员表示,学校组织了专门人员和家属进行沟通,“双方一直在沟通,学校和村里面的书记以及乡里面的领导沟通不下五次”。对于校方为什么不直接和家属沟通而是和户籍地干部沟通的疑问,该工作人员未作回应。

记者就120万赔偿金的事项再次联系尚某,他说,“我们没有提过这样的要求,我岳母还在医院,她作为死者妈妈没说赔偿金额的话,我们是不会提的。”

尚某告诉记者,家属没有和校方直接沟通过120万的赔偿金额,也没有参与学校和乡政府工作人员的谈判,至于为什么有120万的数字,他说他也不清楚,“大概是他们谈判技巧上的一些东西”。

来源:开屏新闻

在突发事件的现场,总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是官方救援力量之外的民间救援组织。厦门有不少民间救援组织,这些组织在厦门发芽、生根,他们是厦门的骄傲。

民间救援组织的救援队员们不计报酬,凭着一腔热情,奔袭在危险的第一线,为厦门乃至全国范围内的各类抢险、救援做出巨大贡献,他们从死神手中抢回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拯救一个个家庭。

近日

厦门日报“家访”栏目带你走进

厦门民间救援组织的队员家中

了解他们惊心动魄的救援故事

谈谈他们投身公益事业的理想信念

以及家人在每一次救援任务中

给予他们的最大的体谅支持

驰援郑州12天

回来后妻子差点认不出来

【出镜人物】

叶北纬,45岁,个体户,厦门市蓝天救援队山地搜救组组长;妻子刘燕,44岁,个体户。

【地址】

思明区洪莲中路

【心愿】

希望安全知识可以普及更多人,安全意识多一点,搜救少一点。

迷彩裤,白T恤,一身古铜色皮肤的叶北纬看起来精神干练。妻子刘燕望着丈夫忙进忙出的身影,笑着招呼记者喝水:“整天就是这样忙,店里忙完,又去忙救援队的事儿,闲不下来。”

叶北纬天生就是热心肠:一家人出门旅游遇到推板车的老人家,叶北纬特意帮忙;深夜接到救援队的通知,话都没说清楚人已经冲出门去,有时回来还要妻子帮忙贴跌打扭伤的药膏;支援外地灾情,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刘燕说,作为妻子心里担心丈夫的安危,却不敢打电话,怕打扰救援工作。

厦门日报记者刘少敏(右)采访叶北纬夫妻俩。

刘燕说,今年7月份

叶北纬正带队在泉州晋江

参加地震灾害应急救援实战演练

深夜接到驰援郑州的通知

第二天一早回厦取装备

转身便上了飞机

“一下飞机就有求救电话打进来。”叶北纬说,当时从机场到市区的常规交通方式已经停运,幸好有一位厢式货车司机愿意帮忙,26个队员带着冲锋舟、水下机器人、水下声纳探测仪、无人机等众多设备,挤在5米多长的货车厢内,又闷又暗,可大家根本没人在意,已经商量起如何救援和部署。

“在郑州12天,经常被队友感动。”叶北纬说,当时天气炎热,搜救时水面亮得刺眼,队员们几乎都被晒伤,可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手机没信号,就用对讲机喊话,一个个喉咙都哑了,他一直记得队长嘴唇肿起大水泡,却仍在坚持。还有一个队友搜救时被漏电电到,直到现在还在静养……或许是怕妻子担忧,叶北纬一直在讲队友们受的苦,说起自己就是“我比较能扛”“我没啥事”。妻子刘燕无奈地摇摇头说,“从郑州回来,又黑又瘦,我一眼都没认出来。”

“确实累。”

叶北纬说,不久前,他们在滚蛋谷救下一名落入石洞的女孩。从石洞内固定担架45度角拉上石头,再由6个人抬着担架走过100多米的滚石路,抵达土路后又要走野路下山,短短1公里的路心惊胆战地走了一两个小时。救援结束后,他们五六个壮汉直接躺倒在草地上,相视一眼却笑得很开心。

“我们现在也积极走进学校,

开设安全讲座。”

叶北纬说,他们有两个女儿,自己还曾到女儿的学校开安全讲座,让孩子们多一份安全是每个父母最大的心愿。

儿时哥哥溺水获救

长大后他成了水救队队长

【出镜人物】

庄鹭杰,49岁,个体户,110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队长;妻子李欢,34岁,全职太太;儿子庄一一,5个月。

【地址】

海沧区嵩屿街道

【心愿】

答应陪老婆回湖南老家走走,夏季水救队执勤需求大一直耽搁,希望接下来可以顺利成行。

“宝宝拉手指,起!”上周三上午,记者还未走进庄鹭杰家,便听到他在训练儿子做仰卧起坐的声音。五个月的小家伙长得格外壮实,一双小手握紧爸爸的食指,幼儿版仰卧起坐一口气能做十几个。

“他天天念叨着,做志愿者要从娃娃抓起。”妻子李欢望着两人笑着说道。庄鹭杰2008年开始参加救援组织,2013年加入110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不仅十几年来热心救援志愿服务,参加过玉树地震、汕头内涝等多次救援行动,如今连刚刚出生的儿子他都给安排上了。

厦门日报记者刘少敏(左二)采访庄鹭杰一家。

“救一个人,

可能就是挽救一个家庭。”

庄鹭杰回忆说,自己10岁那年随父母一起在江西生活,经常和亲哥哥到河边玩水。有一次哥哥被急流冲进深水区,一下子就沉下去不见了踪影,好在一位路过的叔叔跳进去将哥哥救起。

那位叔叔没有留下姓名,他跳下水时的身影却一直烙印在庄鹭杰心中。长大后的庄鹭杰一直热心公益和志愿服务,终于成了一名水上救援志愿者。“第一次下水救人忘了脱衣服,一下水就仿佛被人从后脖颈拎着,非常惊险。”庄鹭杰说,还有一次自己忙着救人,踩着满是海蛎壳的礁石上岸,救完人只觉得脚底板火辣辣地疼,抬起来一看早已血肉模糊。

“谁让你光着脚、穿着短裤就冲下海去。”妻子李欢听到这里,心疼地瞪了庄鹭杰一眼。她告诉记者,有时她也会去水救队执勤点看望丈夫,每每看着丈夫冲下海,她都十分担心。

“我们也希望能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需要下水去救就真的很危险了。”

庄鹭杰说,2019年的夏天他印象特别深,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从生死边缘抢救下7条生命,当时特别深刻地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十几年来救过多少人,庄鹭杰已经记不清了,不过,他亲手心肺复苏按压救活的三个人却让他记忆犹新。“真的是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万幸中的万幸。”庄鹭杰说。

去年8月9日在厦大白城海域,庄鹭杰和队友们救下差点被急流卷走的一家四口。一个月后,获救的男子特意送来锦旗,庄鹭杰这才知道,男子得救返回停车场时在车门外地板上瘫坐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整整休养了一个多月才能重新开始正常的工作生活。男子讲述的那种生死边缘挣扎的无助和获救后的感恩,让庄鹭杰再一次感受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的意义。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十分珍贵的。”

庄鹭杰说,在多年的志愿服务工作中,他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这一点,这也是他希望儿子长大后也能成为一名救援志愿者的原因。

都爱好户外运动

妻子被他的热心打动

【出镜人物】

陈伟仁,37岁,环保行业、厦门市红十字会北极星志愿救援队队长;妻子小姚,36岁,行政经理;孩子琦琦,幼儿园。

【地址】

湖里区高殿社区

【心愿】

希望厦门的山野再无救援需求。

“这是爸爸的‘鲨鱼’奖杯,旁边那幅画是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走进陈伟仁的家里,一眼就能看到客厅的柜子上整齐地摆放着“2020年度厦门市公安局‘守护生命’志愿服务活动‘最美志愿者’”“北极星救援队2021年度耕耘奖”“第七届鹭跑勇士杯山地挑战赛完赛”等奖状和奖杯,3岁的女儿琦琦依偎在陈伟仁的怀中,用稚嫩的童声向记者介绍着父亲是北极星志愿者,经常帮助别人。

厦门日报记者杨霞瑜(右一)采访陈伟仁一家。

妻子小姚告诉记者

别看琦琦小

厦门的山野树林她可去了不少

每到家庭日

丈夫都带着一家人往山上跑

一起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

而他也借机再熟悉下地形

陈伟仁在厦门出生长大,熟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年少时便是一名户外极限运动迷,经常参加负重登山、越野、绳索攀登等运动。“有次登山遇到北极星志愿者在执行任务,几位队员都是户外运动时认识的熟面孔,看着他们利用专业知识进行公益救援、解救山地受困者,特别想成为他们的一员。”

2014年,陈伟仁终于通过层层考核,在训练活动中以优异的表现如愿加入北极星救援队。

“加入公益救援队伍以来,

每天24小时都处于随时待命状态,

白天工作期间接到任务,

也是放下手上的活儿去参与救援,

去年成为队长后,手机更是不离手。”

陈伟仁记得,有天晚上刚结束山野拉练活动从岛外回到家,就接到救援任务:有人在集美天马山因翻越观景平台围栏,不慎失足摔伤被困。

陈伟仁立即通知队员响应救援,带上绳索、筐式担架、医疗包、补给等赶往天马山。陈伟仁和队员通过受困者提供的视频,凭借对天马山地形的熟悉,迅速推测出具体位置,不到10分钟时间就顺利找到受困者。“小伙腰椎受伤,身上也多处挫伤,而且他所处的位置,只要再翻个身,就会跌进几十米深的悬崖,40余名救援人员用近4个小时才将小伙转移下山。”陈伟仁说。

“那次救援前,他腰部酸痛躺在沙发上休息,但一接到电话就立马起身把还在洗衣机清洗的搜救服拿出来随便拧干、直接穿上,义无反顾地出发了。救援结束后,我陪他去医院检查出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需要立即接受治疗。”说到此处,小姚很心疼,但一想到参与上百次应急救援活动的丈夫,7年来和队员一起解救了500多名被困人员,她更多的是理解与支持。“我们都是户外运动爱好者,当初也是因为一起登山时看到对于山路熟悉的他,总愿意停下脚步照顾同行的人,被他吸引。”小姚说,结婚8年了,公益救援一直在他们的生活里。陈伟仁每一次义无反顾地奔赴救援现场后,家里都有妻子为他留下的一盏灯、一碗热汤。

至今,在陈伟仁的车里,依然配备了照明灯、手电筒、对讲机、医疗包等救援装备,作为一名公益救援人员,他时刻准备着出发。他说,这是生与死的考验,也是他执着于公益救援的原因。

厦门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出品

记者:房舒 刘少敏 杨霞瑜 摄影:张江毅

编辑:曾欣悦 值班主任:蔡萍萍

厦门日报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厦门日报社微信矩阵▼

厦门日报社App“潮前智媒”

轻松玩转黑科技

一键get最潮新闻&服务▼

来源:厦门日报

上一篇:【我为群众办实事】警民鱼水情最是动人心档 男主持人气炸“不录了”摔门走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永川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