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雪为令!7日晚,哈尔滨市环卫机械化清雪7旬老人在汉获救助,极目新闻记者随武汉救

2021-11-16 22:56:28 文章来源:网络

以雪为令!7日晚,哈尔滨市环卫机械化清雪车快速集结,保道路畅通,出行便利!

来源:东北网

极目新闻记者 王荣海

摄影记者 邹斌

通讯员 李竹 尤小苏

“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呢。”11月3日中午,在武汉市救助站和极目新闻记者的帮助下,滞留在武汉市救助站一年多的7旬老人夏新民,终于回到了黄冈市浠水县团陂镇李岗村老家,与家人团圆。

看到走失多年的亲人回家,夏新民的家人和邻居惊喜交加,不少人抹眼泪。在当地,武汉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才得知,老人已与家人失散了20多年。

大爱寻亲,温暖回家路。

在武汉获救助一年后无名老人说出了一个地名

事情从一年前武汉市救助站的一次街头救助说起。

2020年10月29日下午6点半,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接到市民来电,武汉市民之家附近有一位老人在地下通道流浪。

接到信息后,武汉市救助管理站街头巡查人员迅速赶到现场,看到一名头发凌乱、衣着单薄的老人正蜷缩在地下通道内。救助站工作人员发现,老人可以行动,有听力,但是说话不清楚,说不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地址。看到救护站工作人员前来救助,老人点头表示愿意接受救助。

武汉市救助管理站服务管理科科长方林说,无名老人刚来站时,工作人员尝试跟他交流,但是他很少说话,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每次交流,老人只会说“嗯、好、知道”之类简单的词语,没有说出更多有效信息。

进站后,经工作人员初步排查,这名老人有精神病症状。后来,老人被送到武东医院接受治疗和救助。

老人进站一年来,在武东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老人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逐渐好转。但在工作人员的心里,一直希望能帮老人找到亲人。

老人不善于表达,那他会不会写字呢?今年10月,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拿出纸笔,询问老人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让工作人员诧异的是,老人竟然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夏新明”。在工作人员的不断提示下,老人后来又写出了地名“浠水团陂曹家村”。

有了姓名和地名,这让一直帮老人寻亲的救助站工作人员喜出望外。工作人员查找地图确认,团陂镇是浠水县下面的一个镇。工作人员迅速与团陂镇派出所联系,得到的答案却让救助站工作人员感到失望。“我们联系当地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告诉我们,团陂镇没有曹家村。查户口系统,民警也没查到夏新明本人。”方林说。

有着多年救助经验的方林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很多无名氏由于走失多年,户口被注销,所以会出现公安户籍系统查无此人的情况。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协调警方通过DNA比对、图像对比等方法进行查找,警方反复比对后发现,与“夏新明”同名的人很多,但系统内同名的人的图像与其相差甚远,而且户籍等信息完全不匹配。

武汉黄冈两地携手锁定老人居家地址

寻亲之路一波三折,但工作人员并没有放弃。

老人如果不是浠水人?那他为什么能写出团陂具体的地名呢?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又请来站内黄冈籍的工作人员帮忙辨认老人的口音,工作人员听口音后确认,老人是浠水县团陂镇人,但是仅靠口音难以确定以前生活的村湾。

“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老人带到当地,请老乡一起帮忙确认一下呢?”方林大胆提出了采用“土”办法——走游寻亲。这一大胆的想法得到了武汉市救助管理站领导的同意。

10月下旬,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致电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帮到底》栏目热线027-867777777,希望通过媒体一起帮助老人寻找亲人。

11月3日清晨,极目新闻记者随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来到武东医院,全程护送老人团陂镇寻亲。

经过1个多小时的车程,极目新闻记者和救助站工作人员一行来到了团陂镇政府。在浠水县团陂镇政府民政办主任吴林波的帮助下,寻亲很快出现了转机。

吴林波是一位老民政人,对全镇村庄地名特别熟悉。听完救助站工作人员的介绍,吴林波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团陂镇没有曹家村,只有曹畈村。吴林波和当地村委会联系后得到答复,曹畈村没有叫“夏新明”的人。

“会不会是曹家湾?”救助站工作人员和极目新闻记者在一旁提醒。据当地人介绍,团陂镇叫曹家湾的小地名有两处,一处是李岗村曹家湾,一处是驮娘岩村曹家湾。

吴林波分别致电两个村的村支书,对方很快有了回应。驮娘岩村没有“夏新明”这个人,李岗村有夏新明这个人名,但是村里乡亲说“夏新明”这个人已经“去世”多年。

为了进一步确认老人的信息,吴林波通过村支书将老人的照片发给了夏新明的弟弟夏新元。辨认照片后,夏新元确认,无名氏老人正是他的哥哥夏新明,今年70岁。

得知这一喜讯,包括极目新闻记者在内,参与寻亲的人都振奋不已。

20年前因伤摔成脑震荡走失后杳无音讯

团陂镇到李岗村,相距5公里,山路蜿蜒难行。在救助站工作人员看来,老人回家的路近在咫尺。

在李岗村村委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武汉市救助站护送老人回家的车辆很快抵达曹家湾。回到家乡,老人的身份信息才一一揭晓。

夏新元和村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20多年前,夏新明是一位乡村教师,40多岁的时候,因为打篮球不幸摔成了脑震荡,后来精神有些失常,只能做一些轻一点的体力活。夏新明摔伤不到一年,有一天突然走失,从此杳无音讯。

“就是他,就是他!”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搀扶着夏新明走下车,李岗村曹家湾70岁老人高水涛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儿童时代在一起玩耍的伙伴。“脸型跟以前差不多,就是相貌老了一些,毕竟70岁了。”高水涛对极目新闻记者说。

“我们都以为你不在了呢?”在村头,左邻右舍围了上来,纷纷与夏新明打招呼。也许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夏新明的话竟多了起来,甚至能说出部分邻居的姓名来。

家人曾多方寻找未果 20多年后一家人终团圆

夏新元和村民们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夏新明失联后,他的儿女曾多方寻找,还在当地电视台上播放过寻人启事,但是一直没有音讯。和夏新明同龄的老人高水涛说,村里人都以为他已不在人世了。老人走失20多年,重回老家与亲人团聚,让街坊们又惊又喜。20多年过去了,夏新明的土屋已经废弃。这次回到老家,夏新明住到了弟弟夏新元家。

村民们说,夏新明走失20多年里,是夏新元一直拉扯着侄儿和侄女长大成人成家。

20多年了,夏新明究竟去哪里了?由于老人因受精神影响,很多细节还无法回忆,至今成了谜。当地村民猜测,他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比较年轻,生活还能自理,可能是边打工边流浪,从黄冈流浪到武汉,在武汉救助管理站获得了救助。

“感谢武汉市救助站的救助,我哥哥总算找到了。”看到哥哥平安归来,夏新元感激不尽,紧紧拉着工作人员的手舍不得放下。

“我们会和孩子们一起,照顾好他的。”临走时,夏新元一再对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说。

武汉市救助管理站站长林小群说,即使救助人员因为长期滞留而被安置,但是他们心中始终有一个回家的梦。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将继续为其他滞留人员寻找亲人,尽可能地圆他们回家梦,让更多家庭早日团聚。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来源:极目新闻

上一篇:盗贼“二进宫”!阳西警方破获8宗盗窃案孩子成年后,双方离婚是否有权协议分割该房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永川热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